Pactiv Corp.诉Dow Chemical Co.,原告Pactiv公司向下级法院提起上诉’该命令撤销其针对专利所有者陶氏化学公司的不侵权,无效和不可执行的声明性判决行动。 联邦巡回法院确认,认定Pactiv’的诉求被裁定学说所禁止。

1995年,陶氏(Dow)起诉Pactiv侵犯两项专利,Pactiv因其无效和不可执行性提出反诉。 诉讼最终导致达成和解/许可协议,并且诉讼有偏见而被驳回。 根据和解/许可协议,Pactiv开始向陶氏支付特许权使用费,以使其继续使用专利直至2002年。 2003年,Pactiv提起诉讼,要求作出宣告性判决,认为该专利未受到侵权,无效和不可执行。 陶氏(Dow)提出解雇,认为Pactiv’res judicata的学说禁止诉讼。

联邦巡回法院确认地方法院’裁定驳回Pactiv’的宣告性判决行动,裁定和解/许可协议未能保留Pactiv’有权对本应由res judicata禁止的索赔提出诉讼,并指出: 

“问题不是1998年协议 排除的 Pactiv来自未来的诉讼;问题是1998年协议是否明确 允许的 Pactiv参与未来的诉讼。”(强调原文)

因此,除非和解/许可协议明确保留当事人,否则解决专利侵权案件的被告侵权者可能会被禁止在将来对有争议的专利提出异议。’质疑该专利的未来权利。

 Pactiv Corporation诉陶氏化学公司,编号:05-1260(2006年6月5日,美联储),请点击 这里 查看意见的完整副本。